繁昌县 郧西县 仁寿县 泰兴市 芦溪县 衡阳县 石城县 酒泉市 水城县 禄丰县 章丘市 高雄市 科尔 固镇县 浦县 长治县
大足县 闽清县 枞阳县 永新县 许昌县 翼城县 南木林县 庄浪县 利辛县 秦安县 南陵县 小金县 汉沽区 鄂托克旗 千阳县 朝阳区 仪征市 夏邑县 高安市 遂川县 双辽市 神池县

,永永引力射手座

副镇长通信产业全运会

  美商“扫货”广交会: 毫不在意贸易保护主义

  记者 郭丽琴

  参展的美国采购商们毫不在意特朗普政府可能采取的贸易政策冲击。“真正会影响到生意决策的是更大的事件,比如局部战争。”

  无利不起早。在作为中国外贸“风向标”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称“广交会”)上,美国的采购商们表现勤勉。

  过去几天,来自美国芝加哥的杰克·欧布莱(Jack Obrien)都是一早就由在中国的中间商开车,送到121届广交会的现场。当第一财经记者上午10点在家居展馆看到他时,背着黑色挎包行色匆匆的杰克已完成了第一轮扫货。

  杰克是美国Homestyles Sales & Market公司的创建者。这家小型公司的主要业务连着中美两头:通过参加中美各类展会,寻找在华制造商,在美销售家居(装饰)产品。自12年前创立公司伊始,他就开始在各地参展,至今已经参加过25次广交会。

  就在他例行参展的这段日子,从华盛顿到北京,因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的种种言论而可能引爆中美贸易战的预期依然高悬。相当多的业内人士担心,中美贸易接下来的走向会对实业造成多大的损失。

  经历了三十多年的中美贸易起起伏伏,资深参展商杰克却摊开手,认为政治与己无关。反而滔滔不绝地和第一财经记者谈起了亚马逊和互联网。“比起特朗普,互联网对我生意的影响大多了。” 他直率地说。

  第一财经记者随机采访到了超过5位美国消费品采购商,都对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可能带来的冲击并不感冒,表示完全不会改变在中国的订单计划。

  相比特朗普,互联网冲击更厉害

  一般而言,从短期效果来看,对中国对美出口影响巨大的政策包括汇率和税务政策。然而,第一财经记者走访发现,相对于政经局势带来的不确定性,互联网等因素对美国市场的冲击,却更受消费品类业内人士关注。

  杰克在美国国内的客户,既包括互联网平台,也包括传统的零售商。让杰克稍有不适应的是,7年前,这些互联网平台才刚刚萌芽,但现在却完全改变了整个零售业的发展图景。由于通过互联网销售产品的比例越来越高,如果美国零售企业没有相应的在线平台,就很难生存。杰克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决定企业核心的并不是产品有多好,而是产品如何递送,而这一点上,行业巨头亚马逊拥有较多的资源。

  杰克的企业比较小,并没有直接和亚马逊合作。“老实讲,这也影响了我的生意。因为我的客户中非常高的比例还是传统的零售平台。”他对记者说,“所以,我希望到现场来看看目前世界各地的状况如何,最终零售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同一时间,来自美国南部弗吉尼亚州的凯斯(Keith Kibiloski)与他的亚洲合伙人刚刚到达广交会的钟表展区扫货。他在礼丽国际有限公司担任高级总裁,负责销售,主要目标产品是钟表和天气监测装置。不同的是,作为进口商和分销商,他的公司与亚马逊有直接合作。

  他不愿意透露自己客户中传统零售商的比例,但也承认,目前零售商客户的日子是比较难过的。

  “在美国,人们通过互联网购物越来越多,而通过实体店的越来越少,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但现在实体店也开始在互联网上设立平台,比如沃尔玛就花了33亿美元(约合227亿元人民币)收购电子商务初创企业Jet.com。”他提醒记者。

  参展的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泊尔”)炊具事业部国际营销中心总监翁林生说,他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个趋势带来的阵阵寒意。

  2017年新年伊始,美国零售业实体门店正在经历寒冬。“由于美国市场销售终端竞争激烈,直接导致客户购买产品单价下降,对我们也造成冲击。”他说。

  他介绍说,目前,苏泊尔的美国客户依然以实体店为主,大约占了80%,这些客户也是来参加广交会的传统客人,包括美国的贸易中间商、进口商等。他对第一财经表示,相比欧洲等地比较固化的客户,预计本次美国客商来的人会比较少。

  特朗普贸易新政影响几何?

  不论如何,关于中美贸易的走向及随之而来的影响,已经成为今年以来最热的国际议题之一,一些当事人对第一财经记者发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慨。

  但包括杰克在内的美国客商们,显然对特朗普的话毫不在意。

  凭借30多年在中美间的来来去去,杰克认为,政客变换影响不了商业大局,即便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如果走得太远,那么一定有相应的力量来制衡他。“最终,商业力量会战胜政治口号。”

  他以自己的经验分析说,美国和中国是密切相关的,中国拥有很多美国国债,美国又从中国购买了很多产品,所以中美都有彼此制衡的力量,并没有一方对另一方拥有绝对压制性的力量,双方的力量是均衡的。时而难免有些小摩擦,但大的冲突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真正会影响到生意决策的是更大的事件,比如发生局部战争。如果世界经济受此影响,对每个人都不是好事。”他说,“但很多其他类似的政治事件,可能会暂时延缓贸易,但不会让贸易停滞。”

  凯斯则直截了当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100天快过去了,特朗普除了每天不断发言并发推特,他什么也没做。“要修美墨边境长城,修了吗?否决奥巴马医改法案,否决了吗?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改变,但是比100天要久得多。”

  有趣的是,参与广交会的中国制造商显然比他们的美国客户更担心来自特朗普的冲击。

  美国市场是苏泊尔的“半壁江山”,翁林生密切关注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动向。翁林生认为,美国市场的不稳定因素,很可能会造成下半年的出口下滑,他们已经开始积极拓展包括北欧等其他市场。

  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国际营销事业部副总经理杨崇义经历了刚刚结束的第一期春季广交会。在他看来,不论是新客户的数量和质量,都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但他也担心,特朗普的政策若真的指向汇率或关税等方面,就会对公司产生影响。

  当然,这一定程度上也许是由于大众消费品较少有美国生产商来竞争,因此较少出现反倾销或反补贴的案例。

  时机可能也是一个问题。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江山对第一财经表示,预期中美经贸关系总体是合作大于竞争,尽管近年来竞争面有所增加,双边经贸格局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特朗普政府在处理对华经贸问题的时候,应会权衡利弊,以及综合全盘考虑其他因素后才会做出决定。

  “今年(美国)经济状况还不错,所以生意应该还不错吧。” 凯斯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冲进展馆,匆忙地开始了一天的扫货。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热门推荐

APP专享

相关阅读

0